卡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场名为云计算的技术运动

发布时间:2021-01-22 09:35:55 阅读: 来源:卡线器厂家

这是目前发生在全球范围内的一股波涛汹涌的潮流——它波及面极其广阔,几乎填塞进了TMT领域内的每一个细微缝隙,它似乎已经出现在了我们身边,并且试图颠覆传统的商业形态,但又没人能说清楚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在每个人心中的模样都各有不同;

它引发的迎合群体极其庞大,大至如斯人已去的乔布斯这样的技术领袖,小至某家或许只有两位员工的新创公司的创业者,几乎所有和信息技术有关系的人都在谈论它、应用它、做开发,而更多的人是在人云亦云,或者忙着跟风贴一个惹眼的标签;

它的影响极其深远,有人说这是继大型机、PC/服务器之后的第三次信息技术革命,可又有人说这只是一个过度吹嘘的概念,硅谷的“坏小子”、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在3年前曾对云计算的潮流相当地不屑:“计算机行业是唯一一个比女性时装业更喜欢追逐概念和潮流的行业。”

更多的人在观望是的,我们的确是在谈论云计算。在过去的2011年中,可能没有比“一场技术运动”更合适的修辞来表述云计算了,尤其在中国。

中国特色云

和在中国大地上的很多其他新兴技术概念一样,云计算这样一个含义极大丰富的信息技术关键词,一边热得发烫,一边被迅速地运动化。

早在2010年10月,工信部与发改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选定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5个城市作为先行试点示范城市,据说发改委为此拨付了15亿元的专项资金。今年10月,有消息传出,在这5个城市中的15个云计算示范项目的首批近7亿元的专项资金已下拨到位,拿到钱的包括联想、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华胜天成、金蝶软件等企业,其中,百度、阿里巴巴两大互联网巨头均得到了超过1亿元的资金支持。

受《通知》鼓舞,2011年的中国信息技术领域内,上演了云计算的投资狂潮。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台了各自的“云规划”,而且投入的规模巨大,动辄以数十亿、上百亿元计。

上海的行动最早,已在2010年8月启动“云海计划”,由一份《上海推进云计算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10~2012年)》3年行动方案支撑,计划到2012年,培育10家年销售额超亿元的云计算企业,带动信息服务业新增经营收入1000亿元。

北京的步调几乎与《通知》一致。在去年10月由北京市经信委与市发改委、中关村管委会共同发布《北京“祥云工程”行动计划》,提出到2015年,形成2000亿元产业规模,建成亚洲最大超云服务器生产基地。

其余比较典型的“云计划”还有广州的“天云计划”、深圳的“鲲云计划”,宁波的“星云计划”等等,前不久,中国电信宣布投资120亿元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建设云计算数据中心。

而重庆则用其火箭般的速度和气魄惊人的大手笔,以“云端计划”之名,将这场云计算建设狂潮推向了顶峰。今年1月,重庆市政府在该市“两会”期间首次提出,将重庆建成国内最大的云计算中心,目标直指“全球数据开发和处理中心”:最终做成上百万台服务器、产值上千亿美元规模的“云计算”基地。很快,4月6日,被称为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实验区——“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在重庆两江新区开建。据称,该中心总建筑面积207万平方米,总投资400亿元,建设规划期为5年,最终将达到千亿级规模。其核心区规划了占地约为3平方公里的符合国际标准的数据机房。4月21日,一个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总投资500亿元、规模更宏大的云计算产业基地项目又在重庆江津区启动。

“它们的业务范围,一个走国际化路子,一个专注国内。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计划2~3年后形成100万台服务器的规模,主要从事大规模的离岸数据处理业务,实现全球数据的处理;而江津云计算产业基地,从事在岸数据处理,即对国内数据进行处理。”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说,3年内,重庆将基本建成中国最大的离岸和在岸数据处理中心。

有一位跨国公司的技术总监当时听说了重庆的“云端计划”,曾对本刊记者微笑着吐了吐舌头:“这云计算怎么跟搞房地产似的。”他继而正色道,“不过,对我们这样的设备厂商而言,这无疑是个绝好的市场机会。”

耐人寻味的是,紧跟重庆的计划之后,成都很快搞了一个西部最大的企业融资路演平台“云资本”,宣称已经完成资金对接规模逾5000亿元,汇集着上万家企业信息,数百家财务、法律、培训等中介机构,数十家银行以及上百家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数百位业界精英组成的专家顾问群,同时还有以风险投资、私募基金、民间资本以及政府引导资金等组成的庞大投资群体。

看到这里,云在中国的步调是不是已经越来越流露出浓郁的中国特色?

云里的真金白银

和政策先行、政府主导配合扶持、助力等举措并行的中国特色发展路线相对应的,是云计算作为一种计算力获取模式的革新,对现行的商业面貌所正在进行的改造——这种改造,更多的是一种应用驱动,这种驱动方式注定了,所谓的云计算商机是“自下而上”出现的,而不是“自上而下”带动的。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影响,才是云计算的革命性所在。

在这样一个C时代中,人们对爆发力,也就是成长性的追逐和迷恋,为云计算提供了绝佳的土壤。你可以发现,目前几乎所有的大热互联网公司都或多或少要对公有云产生依赖关系, Facebook、Zynga、Netflix、Twitter等等都要依靠亚马逊或其他云服务提供商所提供的公有云服务来托管自己的数据以及运算。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弹性——既可以非常灵活地根据自己对运算的需求量来购买运算力,这样做成本更低,也更加高效;又能在完全不用构建自己的软件解决方案和昂贵复杂的数据中心的前提下,专心地进行应用创新,“强大的基础架构将直接向应用开发者开放”。

云计算走红的另一大推动力来自于终端形态的变化,这体现在人们对智能设备移动性的追逐和迷恋,比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在近两年间的大爆发。这种大爆发还衍生出了一种“IT的消费者化”的趋势,人们手里的移动设备已经越来越被赋予处理更多样化任务的需求。根据IDC发布的一份调查数据,有95%的人在工作的同时身边至少会带一种个人化的设备。

“从基本上,云将改写公司开始开发新项目的规则,IT预算书的写法也将从此不同。”这是西蒙·克罗斯比的观点,他是思杰公司数据中心及云部门的CTO。西蒙判断:到2012年底,全球云的规模将会是2011年年初时的4倍。Gartner的预测显示,全球云服务的收入预计将在2014年达到1488亿美元。

之所以业界对云计算有种种乐观的预期,是建立在这是一场由应用驱动而催生的技术运动之上,应用的力量绵绵不绝,也就意味着这场技术运动的样貌会日新月异。而中国特色的云,以各种“云计划”和大建数据中心的形式推进,应用方面有先天不足,这就需要那些运营服务的企业来花大力气进一步弥补。

路看似已经修得足够宽敞、足够平坦了。盛大、阿里巴巴、百度、京东、中国电信等等有着大量计算资源的公司目前都正在或计划走上这条路。

前文提到的拉里·埃里森在今年10月刚刚宣布了甲骨文的公有云计划,由此将甲骨文这艘巨轮推入了云服务提供商的阵营。这位3年前还在嘲讽云计算概念的IT界狂人,无疑也是看到了云里的真金白银,才会略带讽刺意味地投进了云的怀抱。

6合宝典老版下载v3.2.3

九州幻姬OL

2020新版天天象棋